桂花糯米藕

Smiling Depression.

消失前
能不能听你说一句喜欢我

偶遇

#脑洞#
偶然认识一个女孩之后,她就像开了定位追踪系统一样,不停的出现。
喜静的性格让自己离开课桌都十分难得,可每次离开似乎都会和她相遇。
推开门,她刚好路过;去接水,她刚好接完;去厕所,她刚好离开;去超市,她刚好付款。
再后来,放假的日子也开始受这种影响。去商场,走向试衣间她刚好出来;去吃饭,结账出门的瞬间她推开门进来;去书店,在同一排练习册前驻足。
慢慢的,开始期待,下一次相遇。慢慢的,开始思考,下一次见到她该用怎样的表情。慢慢的,开始练习,该用怎样的话语来打招呼。
可是,命运就是爱捉弄人。偶遇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明明她都记住了每一次相遇的时间,推算出她的出行规律,按这个规律作息了,却更遇不到了。
郁闷的在食堂的椅子上坐下,感慨着遇不到大概是没有缘分吧。
一个身影啪的坐下来“好巧啊,要一起吃饭么。”那笑容,很耀眼很迷人,期待了很久的微笑。

藏头

#脑洞#
摊开礼物里夹的四张卡片。“这都啥啊……”
”你傻啊,生姜……日本豆腐……筷子……”“我当然知道这些!这张又啥!”
“乐乐,张佳乐……”
“……你给我这些干嘛”
“你那善于思辨的脑袋锈住了?生,日,快,乐”
“额,额呵呵,谢谢、”
——————————————
“又迟到……”一束满天星应声砸到头上,“谁说我迟到了!这才7点59!我早到一分钟呢”
“毕业快乐,嗯,给毕业礼物。回家再拆。”
接过礼物“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说吧,本姑娘无所不能~(得瑟脸)”“我们在一起吧。”
还没被拆开的礼物袋子里安静的躺着四张卡片
莴苣,西瓜,浣熊,泥娃娃
我喜欢你。

最爱的人的婚礼

#百合#
喜欢了很多年的人在一次约会中突然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讲。
自己的心情从期待到呆滞再到极限哀伤,可表情却没什么破绽的完美微笑。“我要结婚了,下周,我希望你能来。”
“诶,这么突然,我居然都还不知道你有结婚对象呢呵呵呵呵,一定去一定去。”大概没人注意她一副笑眼中眼神的挣扎绝望,犹如深海中的鱼,甘自沉沦。
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度过这煎熬的一周的。当清醒过来,自己已经给要结婚的自己深爱着的她邮寄了她所有喜欢的东西,帐单和消费记录在垃圾桶里堆积的漫了出来。床上是一套精致的漂亮的礼服,那是她夸奖过的配色和设计,‘’我要着最美的华服参加你的婚礼‘’。水浇在皮肤上透着刺骨的凉,划过苍白的脸颊,混合着泪坠向地面。涂粉,描眉,‘’我要画最美的妆容参加你的婚礼‘’。提着无意识下精挑细选的贺礼,一步一步走向婚礼现场,“我要带最好的贺礼参加你的婚礼”。
梦想里的她的婚礼,似乎一切都完美无缺,浪漫的音乐,精致的宴席,欢笑的宾客……长长的红毯……还有红毯末端的那个人。
“诶老公,为什么就她一个人啊?”“我也不知道啊请帖上什么都没写”身旁的喧闹声让自己从自己的世界里脱离。“为什么……”
“因为,我的新娘太蠢坐到了观众席啊。”

阳光下的她歪着头演算着题,细长的骨节分明的手,用皮筋随意扎起来的俏皮短发,厚却不压抑的刘海下一张无比认真的脸,那是我见过最美的风景。













明明,曾经那么喜欢,却喜欢到了分开。

暗恋时代的少女

#脑洞#
能够长时间近距离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人,是很愉快的。
顺直的发,调皮的眉,灵动的眼,晶莹的唇,用手撑着脸颊,安静的望着窗外的人来人往。
佯装着低头看笔记,可眼神分明还停在她的身上,一秒,都舍不得离开。
大概是她无意间撞到了小茶几的一角,震动下不自觉的看向她,却只让一副迷茫的面孔撞进视线来,悄然轻笑,却惊醒了迷茫中的人。
“你最近,越来越奇怪了……”
“我哪有!”
“就有,不然你干嘛又莫名其妙看着我笑。”
“还不是某人不小心撞到了桌子害的我以为她怎样了,结果一抬头看到的只有一脸迷茫(笑)”
“(尴尬的低头)别说了,说的我很蠢的样子”
“不蠢,可爱至极”

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百合##宠溺#
“好多,不知道选哪一个了”面对着满架子的糖果,梳着干练短发的少女露出了迷茫的眼神。“决定不了那就都买好了”
前一秒还抓着好几种糖果犹豫不决的少女猛的回头“你以为我是土豪啊!谁会把整个架子都买下来选!”
反差萌过于巨大导致自己藏不住一脸笑意,随手抓起一个扔过去“嘿,就这个吧”
之后的每天,少女在走廊游走时都会在某个方向突然听到一声“嘿,接着”
每天都不同的口味,持续了两个月。
“你为什么要送我糖啊?”
“我说过的啊,决定不了就都买下来就好了。”
“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新年快乐

#脑洞##新年快乐#
•眼睛紧紧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串无比熟悉却又从来没拨打过的号码,手指在绿色的拨打按键上颤抖着十多分钟。“啊啊啊啊啊不行啊啊啊啊我做不到啊啊啊啊,她不接怎么办,突然挂掉了怎么办,这么晚了会不会已经睡了,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刚打过腊的地板被胡乱的蹦跳着的少女踩的吱呀作响,书桌上的台灯随之颤抖着移向桌沿。
•黑暗之中,滑倒的少女揉着磕到的膝盖,刚想开口嘲笑自己傻的可怜,就听见一个清冷动人的“喂”。惊恐、仓皇、恐慌、惊喜、紧张、期待、担忧,似乎这世界上没有哪个词语能准确的形容出少女此刻的复杂心情。“啊,那个,祝你新年快乐天天开心高考顺利愿望全都实现天天开心没有烦恼事事顺心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明明大脑一片空白,嘴上还是一股脑的噼里啪啦说出一串祝福的话,哪怕紧张过度语速快的惊人还重复了好几个词语。“我就是想祝你新年快乐……你接了电话我很开心,我以为你不会接的一直不敢打来着”边说着脑里飘过几个打字“你居然说出来了!!!!”“给你联系方式就是让你打的,不然手机拿来干嘛”脸涨的通红,贴在冰凉的墙壁上企图让那伴随着加速心跳的燥热消减掉。“我猜我是最后一个,对么(笑)”“嗯啊啊啊是……是最后一个,呃呃呃呃!因为不敢打!”……
•〔半小时前〕抓着手机盯着看的帅气少女,漫不经心的回答着长辈的琐碎问题。23:10“快了吧”23:15“她不会真不给我打吧”23:17“她不打我要不要打过去啊”23:20“啊我打就我打”
•”嗡嗡嗡……”撇嘴一笑,果然嘛。默数5秒接起了电话,听着那端慌张的声音笑的更甜。
傻瓜。
新年快乐。

#脑洞##发#
先是呆呆的望着倒好热水的水盆,又撇了一眼缠着绷带的手,一抹无奈从眼底流露出来。“我想洗头发……”
突然的委屈声音让她从游戏中回过神来“洗呗”
“你傻不傻。我怎么洗”
“用手洗”
沉默……(一脸“你tm在逗我么”)
(起身)(边走边挽起衬衫的袖子)“我的手不也是手么……”
(温热的水缓缓浸湿撒开的头发,发丝在水中逐渐分离,纤细而柔滑)
(白净而骨节分明的手指穿梭在乌黑的发丝之中,轻轻划过少女的头皮)
“好……痒”
(手指的滑动仿佛带电一般给她带来一阵酥麻,从发根穿到脚底,耳垂渐渐变得粉红)
“这个力度,可以么”
(手中可爱的人儿的变化尽收眼底,那发丝在指尖的缠绕也让她越发沉浸)
[两个人都沉默着,气氛却从未因寂静变得冰冷,撩水的声音通过空气穿进两人心里,注入灵魂里]
“如果可以,时间就停在这里也没关系了……有你有我有家有爱”
“可我还想它继续流逝,让我一直陪着你走下去”